小夏芽

【楼诚】一九六九 - chapter2

子羡鱼:

   
        天亮时分,一群戴红袖章的人冲进了这间简陋的屋子。
  
  明楼依旧木然地坐在门口,任凭身后传来东翻西找的响动和骂骂咧咧的声音。
  
  又是一轮抄家,可他不知道这群人还能再抄出什么东西。
  
  床板被掀开,椅子和木柜被推倒,所有抽屉都扯出扔到一边。锅碗瓢盆砸烂了,筷子被折断,哗啦一声,那锅冰冷的粥也被泼在地上。
  
  明楼没有回头,双手放在膝上攥紧。
  
  有人搬开墙角几块松动的砖头,从里面搜出一个木盒,立刻惊喜地大叫。一时之间,所有人都停下手中动作,如获至宝围拢过来。
  
  两个人粗暴地拽起明楼推过去。明楼抬头看到木盒,嘴唇动了动,轻轻说:“这个能不能留给我。”
  
  为首的红卫兵打开盒子,拿出一个相框,在他面前晃了晃:“留给你?好,留给你!”
  
  啪的一声,相框扔在地上,玻璃摔得四分五裂。
  
  几个人当着明楼的面,在相框上狠狠跺了几脚,又踩住不停碾动。其余人围着看着,哄堂大笑。
  
  明楼像是死了一样站在那里。
  
  等这群人终于离开,他还站在满地凌乱中,将近一个小时,不声不响。
  
  后来他终于动了,慢慢蹲下,从玻璃渣中捡起那张满是脚印灰尘的照片,小心翼翼用袖口擦干净。
  
  照片上,明镜微笑端坐,许多年过去了,依旧静静看着他。她身后,明台、阿诚和他自己,西装革履,仿佛永远年轻。
  
  “大姐。”明楼手指轻轻摩挲照片,喃喃自语,“阿诚昨天没回来。我不知道他还……他还回不回来。”
  
  


  这个时候,阿诚已在专案组审讯室里呆了很久。
  
  他们故意将他被打断的右臂扭到身后,紧紧铐在椅背上。他就那样僵坐着,独自一人,整整一夜。等有人再进屋时,他已经疼得脸色惨白,大口大口喘气。
  
  一支笔,一张纸,摆在了他面前。
  
  阿诚知道,他们想要揭发明楼的材料。他冷汗涔涔,摇了摇头。
  
  他们换了温和的语气:“你的问题不严重,你要注意和明楼划清界限。”
  
  阿诚依然摇头,右臂止不住痉挛,汗水已经湿透了衬衣。
  
  “让你写就写!”
  
  沉默。
  
  砰的一声闷响,他被人揪住头发,面朝下狠狠磕在桌面。屋里一片怒骂,他再抬起头时,脑子里嗡嗡作响,血顺着下巴流下,染红了桌上的白纸。
  
  大片大片的鲜红,恍惚像是尸山血海,战火硝烟。
  
  ——大哥,你要保护的东西已经没有了。这个国家变了,所有人都疯了。我不知道怎么办。
  
  那一天,阿诚左手拿着笔,艰难地一个字一个字,把所有罪行全写到自己头上。卖国叛党,汉奸走狗。他看着满满一张纸,心想明诚的确罪该万死。
  
  专案组收走了材料。
  
  几个小时后,有人进来,松开他的手铐,把材料还给他。只不过上面明诚二字,全改成了明楼。
  
  “明天上午要开万人大会,到时候,你照着这份材料揭发明楼。”
  
  原来真的是徒劳。
  
  阿诚颓然坐在椅子上。钟声滴答,滴答,每分每秒都在逼近黎明。他从来没有这样害怕黎明。


Tbc.

评论

热度(19)

  1. 小夏芽子羡鱼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