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夏芽

【楼诚】一九六九 - chapter3(结局)

子羡鱼:


  明亮的阳光潮水一样穿云而下。
  
  大街小巷人头攒动,红色旗帜招展,仿佛一场狂欢即将开场。
  
  明楼不是第一次游街了。他挂着木牌站在缓缓行进的车上,被两人扳着肩膀,面向长街。
  
  街上人群跟着车辆奔跑大喊,无数张面孔让烈日照得汗流不歇,闪动着异样的兴奋与疯狂。
  
  明楼仰起头,阳光太刺眼,什么都看不清。
  
  喧嚣变成尖锐的轰鸣,模糊的人海汹涌澎湃。他像是置身事外似的,一心一意想着他空空荡荡的家。
  
  家里什么都没有了,留下的那张照片,被他藏在衣袖里带了来。他不清楚会在这场声势浩大的批斗会上遭遇什么。
  
  人命早已卑贱如尘土。许多人早上出了门,便再也没有回到家。
  
  车停在了广场边。领袖画像挂上了主席台,写满语录的横幅四处拉起,警卫士兵严阵以待。广场上人山人海,整齐的口号震天动地。
  
  整座城市的人都蜂拥而来,似乎打倒这个罪人,他们就成了英雄。
  
  震耳呼声中,明楼被人押着走上批斗台。台上已经堆好一堆碎瓷片。明楼认出那是前几次抄家被拿走的瓷器,现在已被砸的四分五裂。
  
  他被推到碎片前,两个人厉声喝道:“跪下!”
  
  明楼忽然觉出无边无际的茫然。
  
  连痛苦都不再有,只有茫然。
  
  有一会儿他好像看见了曾经在上海的那些日子,有一会儿他的眼睛又被阳光刺痛。阳光太明亮,如今台下一张张面孔年轻而愤怒,看着他的眼睛里全是切齿痛恨。
  
  他向着这样一群年轻人,沉默良久,终于慢慢跪下。
  
  木牌沉重地挂在身前,他低下头,听见膝盖压在碎瓷片上发出了细微声音,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心里永远消失了。
  
  阿诚就在这时被人带进会场。
  
  他远远看见明楼跪下的那一瞬,脑子里嗡的一声,什么感觉都没了。
  
  没了呼吸没了心跳,所有声音都远去。他在一片寂静一片空白里,无知无觉地走过人海,走上批斗台。
  
  明楼听见哄闹,抬起了头。一愣之下,纵然正万般煎熬,他眼中依然闪过久违的欣喜。
  
  无论如何,至少阿诚还活着。
  
  喧闹之中,两人对视了一眼。没有人注意到明楼的目光,也没有人发觉阿诚忽然平静的神情,平静得像所有痛苦终于尘埃落定。
  
  阿诚推开押着他的人,走在明楼身前,拿过话筒挺直了背。人海安静下来,听他讲话。
  
  就在全场沉默的一刹那,明楼突然异常恐惧。他似乎预感到阿诚要干什么,可他已经来不及——
  
  阿诚拿着材料,对着话筒清清楚楚地说:“我揭发,明楼有罪。”
  
  扩音器把他的话传到会场每个角落,浩荡的人群彻底寂静。红旗猎猎飘动,阿诚沉默片刻,向着黑压压的人海和漫天阳光。
  
  “他不该去抗日救国,不该为了这个国家出生入死,在所不惜!这就是他最大的罪!”
  
  人群瞬间哗然,疯狂地涌向主席台。阿诚猛地转身看着明楼,扬手扔了材料,眼中闪动着明亮的光芒。
  
  “我明诚三生有幸,替先生做事,犯了和先生一样的罪。我认罪。”


  
  
  后来许多年,明楼独自一人,过得浑浑噩噩。
  
  有时候,他恍惚觉得他早在一九六九年就死了,有时候又清楚知道他还活着。
  
  因为他还会想念,日日夜夜,魂梦入骨。
  
  梦境里,红色浪潮将要没顶而来,而阿诚堂堂正正站在阳光下,回过头向他微笑。
  
  他看着阿诚转过身越走越远,像目送着曾经想要活在阳光下的自己,还依稀听见有谁在唱。
  
  ——忠肝义胆天日照,平生不怕这杀人的刀。


  
End.

评论

热度(31)

  1. 小夏芽子羡鱼 转载了此文字